法甲

邪神旌旗 第一百六十九章

2019-11-12 19:5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神旌旗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话到这个份上,差不多就算是该结束了。

但阴影与刺杀之神依然不肯放弃:“即使追溯的时间是无限的,但可以追溯的地点总不能是无限的吧。恐惧之主陛下并没有在西北共和国境内犯下罪行,所以无论诸神法典还是西北共和国法典,都没有处罚祂的条款啊。”

隋雄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不死心啊!小姑娘,你为这家伙已经做得足够多了。你以为祂真的会领情吗?”

“请不要回避我的问题!”

被看穿了心思的隋雄尴尬地笑了笑,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

光芒一闪,阴影与刺杀之神在人间的化身旁边,多了一个漂浮的绿色水母。

“啊!怪不得你总是能想出问题来,原来是旁边有军师啊!”绿色的水母哈哈大笑,看着旁边那个一脸茫然的胖子,“喂,胖子!替祂出主意,你拿了什么好处啊?”

“金钱?权力?又或者是永恒的生命什么的?祂究竟给了你什么?”

胖子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此刻却又镇定了下来,闻言顿时有几分生气,怒道:“我康布罗纳是那种庸俗的人吗?除了真挚的爱情,没有什么能够让我为之效力!”

隋雄愣了一下,看看胖子,又看看旁边阴影与刺杀之神的化身。

祂变作一个身材很好的高挑美女,还穿着虚空城某些夜店女招待专用制服,即便是隋雄也不得不承认,这套防旗袍风格的衣服穿在身材好的女人身上,对男人魅力效果至少加十……加个二三十大概也不奇怪。

毕竟——这可是雄哥自己的心血结晶啊!

只是……他犹豫了一下,问:“这位康老兄,你真的知道这妹子是什么来历吗?”

“简是什么来历,关你屁事!”胖子愤愤然,“她的过去怎么样,我也不感兴趣!”

“啥?不感兴趣?你的心可真够宽的……”

“对!不感兴趣!”胖子斩钉截铁地说,“不管她是强盗也好、是间谍也好、是杀手也好、是妓女也好……就算她是来自地狱的审判官,甚至是来自深渊的恶魔,我都不管!”

他一脸真诚,紧紧握住了“简”的手:“我们已经约好了,无论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

隋雄仔细地看着他们,尤其看着这胖子的眼睛。从那双因为肥胖而有点小,却依然很有精神的眼睛里面,他看到了坚决和真诚,没有半点虚伪。

他沉默了许久,最后什么都没有说,深深地叹了口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公审大会的会场上,他皱着眉毛,很不高兴地盯着阴影与刺杀之神哈萨琳。

“你这事可做得不漂亮!”他说,“堂堂中等神力,欺骗一个凡人为你卖命,还用的是这种手段……”

哈萨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继续追问:“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隋雄摇摇头,说:“恐惧之神迪亚尔特的大多数罪行,其实都是在祂的神国里面完成的——毕竟大多数情况下,祂其实都只要指挥就好,顶天了派出几个神使。就算偶尔出手,也只是放出神力,并不需要亲自抵达犯罪现场。如果按照你这个说法,那祂的大多数罪行,岂不是不成立了?”

“至少按照诸神法典,应该是这样没错!”

“你可以问问那胖子,假设一个人在某个地方骗了别人的钱财,和在某个地方杀了人放了火。苦主如果要跑到别的地方去告状,有什么不同。”

哈萨琳愣了一下,低下头,让化身去问了。

只一会儿,祂的脸色就变得更加苍白。

“看来胖子也告诉你了吧,骗人钱财之类的罪行呢,一般来说,别处的官员是不会管的,只会打发苦主要么去出事的地方报官,要么去自己老家报官。但杀人放火之类的罪行,无论苦主到哪里去告,只要证明事情确凿,通缉令立刻就会发出。”早已向法律之神了解过这些事情的隋雄笑着说,“我当初整理案卷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些不涉及杀人放火这类严重犯罪的事情都给忽略掉了。否则的话,恐惧之神作恶十几万年,怎么可能才这么点罪行?”

“刚才那些证人们一一上台,如果说他们是苦主的话,那么接受他们告状的就是我。这里是我的地盘,当然要按照我的法律来处理,你说对不对?”

哈萨琳沉默许久,又问:“假设有一条狼,它吃了牧民的羊,算是犯罪吗?”

隋雄摇头:“不算,狼吃羊是天性。何况不吃羊,祂自己岂不就饿死了?”

“那么,一个邪恶神祇做出邪恶的事情来,不也是天性吗?”哈萨琳说,“邪恶神祇如果不作恶的话,自己也是一样会陨落的。为什么你愿意宽容一条狼,却对神祇如此苛刻?”

“假设这神祇是天生的邪恶神,那么这事就很难说。”隋雄回答,“但是,迪亚尔特并不是天生神祇,祂本来是一个凡人,因为祂作恶多端,才成为了邪恶神祇。对祂来说

,邪恶不是天性,而是祂后天选择的结果。所以祂理应为此承担,并且付出代价。”

“即便祂不作恶就要陨落?”

“是的,即便祂不作恶就要陨落。”隋雄认真地说,“以作恶的方式来生活,不是祂无可选择的天性,而是祂后天的选择。所以祂就必须因此受到惩罚。”

“……何况,就算是天性又怎么样呢?”隋雄笑了笑,又说,“狼吃羊是天性,我不会因此判狼有罪,但牧民却会因为财产受损而去杀死狼。如果这牧民请求一位信仰我的牧师去消灭那条狼,我是不会阻止牧师这么做的。”

“为什么?”

“正如狼吃羊是天性,善良的牧师打击邪恶也是天性。”隋雄微笑着说,“毕竟,我是善良神祇。”

“执法者应该不为善恶所动,秉持绝对中立的立场。”

“绝对中立的是法律,执法者总?有自己立场的。”隋雄回答,“维护善良,打击邪恶,我以为是每一位执法者的天职。如果你认为我算是执法者的话,那么我愿意接受这份天职。”

“那样的话,你怎么能保证自己绝对公正呢?”

“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公正?”隋雄忍不住又笑了,“比方说吧,你是阴影之神,请问世界上有完全排斥了光明,绝对的阴影吗?”

哈萨琳沉思了一下,皱起眉毛,摇头。

“光明和阴影是相对的,公正与否也是相对的。如果我非要为了公正而舍弃我的善良立场,那就是对于善良者的不公正。”隋雄严肃地说,“要知道,被侵害的,被损害的,大多是善良者。他们先天已经处于弱势,所以如果执法者再不倾向于善良的话,整个世界必定会偏向邪恶。”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样的结果才是正确的。”

隋雄用触手做出一个“摊摊手”的姿势:“喏,这就是善良诸神和邪恶诸神的关键分歧了。这种理念上的事情,说再多也只是浪费时间。让我们回到这场审判来吧,你还有什么异议吗?”

“我不会认可这场审判的!”哈萨琳愤怒地说。

隋雄眉毛挑了挑,问:“就我所知,邪恶神祇其实也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对吧?”

“当然,否则我们的邪恶立场从何而来?”

“这就对了。”隋雄点点头,猛然提高了声音,对所有的诸神说,“我要提醒一下在座的诸位邪恶神祇,鄙人奥斯卡,是个善良神祇。正如你们常常会因为利益或者仅仅只是心情来找那些弱小的善良神祇的麻烦,我也很可能因为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去找你们的麻烦。如果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的话,建议你们低调些,别让我注意到。”

观众席上的善良神祇们哈哈大笑,邪恶神祇们则纷纷皱起眉头,却没有谁出言反驳。

隋雄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现在说什么,万一激怒这大水母的话,没准真的会惹来巨大的麻烦!

隋雄点点头,刚刚转回头去,突然又转了回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做。”他对正义之神说,“大哥,麻烦你一下,看住哈萨琳。”

“要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恐惧神系吗?”约尔加德曼问。

“不,我觉得这个人似乎还有一点挽救的余地,你先把祂给看住,等我将来想办法慢慢给祂调整阵营。”隋雄笑了笑,说,“无论阴影还是刺杀,都不一定非要是邪恶的嘛……”

说完这个,他转头看向恐惧之神:“那么,你有什么想要为自己说的吗?”

恐惧之神沉默了一下,冷笑着说:“真看不出你是这么饶舌的人!希望等你遭遇和我今天一样的下场时,审判你的人会允许你多废话!”

隋雄又笑了笑,满不在乎。

“那么,请法官宣判吧。”

法律之神用小木槌敲了敲桌子上的醒木,站了起来。

“根据诸神法典,恐惧之神迪亚尔特的罪行,适用西北共和国法典。依据西北共和国法典相关条文,迪亚尔特所犯罪行确凿,情节严重,判处死刑!”

杭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东莞好的性病医院
绍兴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玛丽妇儿医院
本溪市中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