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魔装 第八章 刺杀

2020-01-16 21:1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装 第八章 刺杀

此刻,苏唐已远在十余里开外,见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并没有追过来,他停下身形,落在林中。

内视自己的脑域,苏唐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三焚箭的威能是毋庸置疑的,面对同等阶的星君,也能完成一击必杀,但代价也不小,脑域中的三焚箭元魄已变得黯然无光,元魄力量的消失,直接影响到他,让他产生了一种疲惫感

幸亏是他苏唐,有强大的神念做支撑,加上远古命运之树的神魂,可以不断并且快速的把灵力转化为神念,才能在短时间内让三焚箭的威能恢复正常,如果换成别的星君,灵宝用过一次便成废品,然后还要耗费几十年的光阴慢慢淬炼,三焚箭几乎成鸡肋了。

苏唐盘坐下来,开始淬炼通宝星君的纳戒,片刻,从远方传来的剧烈灵力波动把他从入定中惊醒,他皱起眉,向灵力波动传来的方向望去。

远方间或还传来嘶吼声。

“你想吃独食……”

“好狠……”

“我绝不会放过你”

莫非那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开始窝里斗了?又为了什么?苏唐沉吟片刻,想起了那个被三焚箭击杀的神羽星君,他嘴角露出笑意,难道说……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已经放弃追杀他苏唐了么?把注意力转移到同伴的遗物上,以此弥补自己的损失?

有些意思苏唐再次闭上了双眼,其实他并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积攒下的怒火已经在几次刺杀中发泄出去了,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收集整理这些收获。

虽然那个主谋玄月星君还逍遥在外,让他有些遗憾,但也不算什么,山不转水转,以后在星域中或许还有再相见的时候。

说到底,力量才是根本,现在应该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

苏唐安下心来,不管玄月星君那边,一心淬炼通宝星君的纳戒,转眼过去了三天,他已经能打开通宝星君的纳戒了。

苏唐有事情做,有事做的人是不会寂寞的,默默守在回天之门外的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就不行了,等个三天五天倒是没问题,但连着等了十几天,光幕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他们知道苏唐的速度占据着绝对优势,必须在苏唐现身的第一时间发起雷霆般的致命攻击,一旦给了苏唐喘息之机,又会逃之夭夭,所以他们一直保持着不眠不休。

耐心就这样在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中消磨着,他们又不能进去,万一被苏唐发现,他们的努力都将化作泡影。

淬炼了通宝星君的纳戒之后,苏唐每天都会修行个七、八个小时,虽然这片天地的灵力很淡薄,但苏唐的主要目的是恢复三焚箭的力量,并不依赖外界的灵脉,修行闲暇,他便会到处闲逛。

始终没能找到那位大存在的殒落之地,苏唐有些不甘。

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等得焦心,而苏唐却是玩得很安心,转眼又过去了十几天,他到底是放弃寻找了,决定往回走,逐渐接近了回天之门。

平场上的情景和他离开时并没有太多变化,通宝星君的尸体依然在高墙外,神羽星君的尸体倒伏在回天之门前。不过,通宝星君的尸体还保持着生前的相貌,毕竟星君的肌体长时间受到灵力和神念的滋润,远比普通人纯净,不容易腐败,而神羽星君是被三焚箭杀死的,已化作一具于尸。

苏唐笑了笑,毕竟这是他的杰作,心中难免有一些小得意,随后他举步向回天之门走去,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逗留的了,星域如此之大,他应该多走走,见识一下别处的风光。

就在跨过神宇星君的尸体时,苏唐的脚步突然一僵,脸色也变得肃然,接着他慢慢俯下身,用指尖在神宇星君的肋下敲了敲,随后于神宇星君的侧背和地面的夹缝中捻起一只小瓷瓶。

瓷瓶只有半截手指大小,苏唐端详片刻,把瓷瓶的瓶塞打开,从里面滚出三颗融神丹。

苏唐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有些不对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不是为了抢夺遗物而大打出手了么?怎么会这样粗心

倒不是说几颗融神丹有多少珍贵,而是一种在漫长的修行过程中养成的习惯,到现在为止,他见过的私藏最多的修行者就是真妙星君,但真妙星君在收集战利品时,一样巨细无遗,她找过的地方,连一根草都不会留下。

这种现象,意味着在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之间争出来的胜家太过匆忙,一点都不仔细,或者说,似乎根本不在意、漫不经心。

如果换成以前,这点小小的疑问,苏唐是不会注意,但不久之前刚被人算计过,差点身殒道消,他已变得谨慎了许多,甚至可以用疑神疑鬼来形容。

苏唐向后退了几步,接着拔出魔剑,向下刺入到玉石板中,接着把截断的玉石板竖了起来,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随后便踏入凹坑中,身形一点点陷入到泥土中。

苏唐又不急着出去了,从通宝星君的纳戒中,他得到了不少和灵符有关的古本,都已复录在思维殿堂中,现在,他正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仔细参悟,或许能有大收获。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外面的玄月星君和雷灵星君越来越不耐烦了,尤其是雷灵星君,再刚烈的勇气,也会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消沉的。

譬如说,某个少年遭受了别人的欺负,在愤怒的影响下,他有可能怀揣利刃,到处找人复仇,但找了几天,始终没找到人,复仇的信念会逐渐淡化,他会想到后果,会反复判断轻重,如果只因为一拳一脚的小事,便要寻仇寻上一辈子的,那肯定是变态。

雷灵星君亦是一样,他有太多的时间冷静了,更多次浮上他脑海的,不是玄月星君的承诺,而是瞬间便毙命的神羽星君,还有转眼间便天人永隔的通宝星君,那伏魔星君的手段太过诡异犀利了,他真的有把握撑过去么?

与之相比,玄月星君的承诺虽然诱人,但没有了命,再多的好处,他都没办法去享受了。

已经说不清耗到了第几天,玄月星君终于忍不住了,她张开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雷灵星君,也不知道那小子在里面搞什么鬼,我们不妨进去看看吧。”

“呵呵…”见玄月星君放弃了计划,雷灵星君露出笑意,他的耐心也到了极限,逃离这种煎熬的念头变得再无可抑制,他轻声道:“玄月星君,我什么都不要了,都归你,这样可好?告辞”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经倒飞出平台,不过双眼依然锁定在玄月星君身上,时刻防备玄月星君因怒伤人。

玄月星君似乎并不吃惊,她静静的看着雷灵星君飘落在另一个平台,接着慢慢转过身,看向闪烁不定的光幕入口

耗了如此之久,她真的太倦了,也再无法保持冷静,其实她也想过要离开,但心中就是不甘心。

而雷灵星君的退走,更是对她造成了巨大创伤,想当初他们七人联袂而来,是何等的意气昂扬,那时候她最担心的不是怎么样解决苏唐,而是事成后如何分配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

现在证明,她想得太早,也想得太多了。

罢了正大光明的拼上一场吧,生死由天玄月星君长吸了一口气,随后运转神念,身形猛地射入到光幕中。

嗡……玄月星君从光幕中穿了出来,她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前方竖起的玉石板,上面用利器刻出了两个字:傻瓜

玄月星君大怒,双手扬起,两道月牙状的锐芒而出,正把那块玉石板击得粉碎。

轰……玉石板化作无数碎屑,纷纷扬扬散落在平场上,紧接着,四周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玄月星君略显有些粗重的喘息声。

“给我滚出来”玄月星君发出尖叫声,身形陡然掠起,两道月牙状的锐芒卷向前方的一座大殿。

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轰响声持续不决,玄月星君已进入了暴走状态,熬了这么久,所积攒下的怒火必须要得到宣泄了,一座又一座大殿在她手下化作崩塌的废墟,四周的高墙也出现了一个个口子。

转眼间,周围的几座全部被摧毁,这并没能让玄月星君满足,她又射向远方的密林,无情的攻击着她所能看到的一切,包括山石林木,都无法逃脱她的毒手。

足足发泄了半个多小时,玄月星君心中多少恢复了一些平静,由怒火中滋生出的愤怒,往往都是没有基础的空中楼阁,始终没能找到苏唐,她心内突然萌生出了退意。

毕竟是冷静了一些,她开始正视眼前的局势,只剩下她一人,可能是那伏魔星君的对手么?算了吧,此仇此恨牢记在心里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伏魔星君,希望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

玄月星君猛然转过身,向回天之门的方向掠去,一路上她绷紧了心弦,防备着苏唐对她突然袭击,等到落在回天之门前,她才略微松了一口气,接着转过身,最后看了一眼,举步跨进光幕。

外面依然是那座熟悉的平台,只不过,入眼处好像多出了一道金光,玄月星君猛然感受到熟悉的灵力波动,脸孔骤然变得扭曲了,那伏魔星君竟然躲在这里

贵阳癫痫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成都银屑病医院怎样
癫痫病治疗医院保定哪家好
广州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厦门市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