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武道通神 第二章 圈套

2020-01-16 13:5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通神 第二章 圈套

飘云宗,宗如其名,其有一半的地方都是云雾弥漫。这些云雾并不是普通的云雾,而是飘云宗的护宗大阵——幻云阵所致。飘云宗的后方名为万灭森林,里面危险凶兽无数,是神英界最为危险的地方。为了防止凶兽来袭,维护宗族的稳定,飘云宗的始祖便建造了这一阵法。身处幻云阵内,不管是修者还是凶兽,都会迷失方向。正是幻云阵的存在,使得飘云宗恒久不衰。

飘云宗内有十数座山峰,这些山峰整日云雾缭绕,平时都是作为年轻一辈修炼的地方。

此时一座山峰上,一名白衣少年如苍松挺立般站在密林中,他那立体般的五官如刀刻般俊美,眉宇之间有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威冷之气,他就是另一位天定之子——叶新。

叶新,和夜天寻同天出生,六岁炼体,十三岁成为修者,打破宗族成为修者最低年龄的记录,成为飘云宗年轻一辈最耀眼的存在。而夜天寻虽比叶新提前三个月成为准修者,却因无法玄气入体而光环尽退。

飘云宗有个传统,那就是在天地异变时选出天定之人。天定之人本身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严格来説只是命好。天地异变,是一种自然现象,大约百年一次,天空会出现双星争日的奇景,飘云宗便将当日出生的族人定为天定之人。被选为天定之人的人会受到宗族的倾力培养,几乎百年的积累都会用在天定之人身上。

此时叶新闭着双眼,单指撑着一柄利剑,利剑横浮着,与他宛如一体。

微风吹过,上方的树枝上顿时飘洒下成片成片的树叶。一片掌心大xiǎo的树叶展露着复杂的纹理,摇晃着飘落,最后停在利剑的剑端。

随着落叶的落下,那静止的剑身顿时产生微弱的偏转。这时,叶新忽然睁开双眼,同时利剑瞬间正握于手中。

唰唰唰……叶新瞬间动了起来,剑影与人影相互交织,一道道剑光在空中飘动,如春风、如细雨,华美一片。仔细看下去可见,空中所有飞舞的落叶全部变成了两半!

“你越来越强了。”一名黑衣青年走了过来,眼中流露着敬佩之色。

叶新瞥了黑衣青年一眼,随后右脚一震,一个剑鞘忽然从成堆的落叶下旋转而上,直接将利剑套上。

“交给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叶新将剑鞘收在腰间,语气中透露着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味道。

“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好戏即将开始,你这个主角也该登场了。”

叶新嘴角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似在笑却又露出森然冷意。“夜天寻,当年你父母害的我家破人亡,是时候让你偿还这一切了。”

——————

“哗啦啦”的水流声此起彼伏,此时夜天寻已经盘坐在瀑布下两个时辰,惊人的水压带来强烈的压迫,使得他身体每一处的肌肉都得到有效锻炼。这是极为全面的炼体方式,不过这种方法也就夜天寻敢用。

“咕啾,咕啾。”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鸟叫声。

夜天寻双目猛然睁开,看向前方,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只巴掌大的彩色xiǎo鸟,彩色xiǎo鸟高频率的拍打着双翅,很快就来到瀑布跟前。

“咕啾啾,咕啾啾。”彩色xiǎo鸟不停的叫着,叫声中充满着不安。

“xiǎo彩,你不是该待在祺儿身边吗?”瞬间的疑惑后,夜天寻豁然从瀑布下跃起,带出一片水花。

“祺儿出事了?”夜天寻语气急促,如被雷击。

“咕啾,咕啾。”xiǎo彩快速diǎndiǎn头,随后转身飞去,夜天寻当即快步跟上……

一处绿意盎然的修炼地,清澈见底的xiǎo溪从中间穿行而过,四周树木葱茏,环境十分优美,因为在这里修炼的大都是一些刚刚成为修者不久的下修。

而此刻,本应修炼的众人却是围拢在一起,这些人大都十八至二十岁左右,属于飘云宗的年轻一辈。

众人围成一个环形人墙,在其中,三道略显高壮的身影矗立,将一个身着粉衣的xiǎo女孩围住。

xiǎo女孩看起来只有六七岁,长着一张粉嫩的脸蛋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模样极为可爱。而此刻,那xiǎo巧可爱的面容上正挂着愤怒之色,玉琢般的xiǎo手狠狠握着一个玉瓶。

“夜家xiǎo女孩,快把你偷的东西交出来。”三人为首的江宁抱着双臂,对着粉衣女孩冷声道。

“胡説,我没偷,这东西不是你们的。”粉衣女孩脸被憋的通红,这东西明明是一位大哥哥交给她保管的,怎么变成偷的了?

江宁没有丝毫的怜爱之心,他低着头,冰冷道:“这玉瓶是家父交予我修炼之用,我把它放在脱下的外衣中,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这里面是三颗凝极丹,我有没有胡説,一验便知。”

略微犹豫,粉衣女孩拔下瓶塞,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倾倒而出。随着女孩的动作,三颗红色圆珠状的丹药滚落下来。粉衣女孩水灵的双眸圆睁,xiǎo巧的身躯猛然一颤,xiǎo手不相信的晃动两下,然而瓶中再也没有丹药出来。

三人脸上同时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后再度恢复之前冰冷的神情,“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哼,果然是有人生没人教的野东西,这么xiǎo就偷窃。”

“看来你那个灾星哥哥没教好你做人啊。”

三人毫不怜惜的讥讽,语气完全没有因xiǎo女孩的年龄而放低,围观的众人看到眼前的“事实”,也是相继对粉衣女孩议论起来。

“她就是夜祺儿,灾星捡来的那个妹妹?”

“据説天生带有一种奇怪的病,需要大量的灵液和灵丹才能维持生命。”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偷江宁的丹药。”

“偷丹药的罪名很重的,恐怕这个xiǎo女孩要被逐出宗族了。虽然灾星是天定之子,但在宗族里根本没依靠,完全保不了他妹妹。”

“野孩子就是有问题,谁让灾星只顾忙着炼体,也是活该。”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祺儿感觉十分委屈,她紧咬着嘴唇,眼圈甚至都微微泛红,只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滴落下来。

“我没偷他的东西。”祺儿的声音带着哭腔,但根本没人帮她説话。

江宁冷哼一声,粗壮的手臂直接抓住祺儿的手腕,“跟我去见职管大人。”

“把你手拿开!”一道身影突然冲破人群,紧接着江宁感到肩膀处传来一股大力,那握住祺儿手腕的手臂顿时软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视线纷纷移向一侧,在看清来人之后,他们的表情顿时变的异其复杂。

“灾星来了。”众人xiǎo声道。

江宁闪过一丝窃喜,假装无所谓的看了一眼夜天寻,随后臂膀一甩,试图挣开夜天寻的束缚,然而却发现夜天寻的手掌如同铁钳,怎么也挣不开。

“好大的力气。”江宁微微吃惊,他可是在半年前就玄气入体成为一级修者,而现在居然会被只是准修者的夜天寻控住。

江宁冲着夜天寻道:“怎么?你妹妹偷东西你还想包庇?别以为你是天定之子就可以为所欲为,族规可不会偏袒任何人。”

夜天寻冰冷的看着江宁,随后松开手,来到祺儿跟前,轻声道:“祺儿别怕,哥来了。”

“哥。”祺儿扑向夜天寻,泪水再也没能忍住,直接夺眶而出。

“咕啾啾。”空中的xiǎo彩低鸣一声,似乎也在心疼祺儿。

看到这一幕,众人心中顿时浮过一丝伤感,但在想到之前的事情,再也没有同情之心。

“天定之子,你维护不了你妹妹。”江宁一旁的人也是冷哼道。

“我们一定会通知职管大人,请他为我们做主。”

夜天寻愤怒的望着眼前的三人,“我妹妹绝不会偷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耍什么把戏。”

江宁三人当即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天定之子在説什么?想反过来诬陷我们?周围的大伙可都能为我们作证。”

“啧啧,我看到了什么?天定之子居然在颠倒黑白。”不远处传来一道戏谑之声,众人立即回头望去,当即看到一白一黑两道身影。

“天定之子——叶新。”众人神情一震,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狂热之色,眼前这人可是宗族最耀眼的存在啊。

祺儿揉了揉眼,看到叶新两人之后,忽然xiǎo手一抬,指着黑衣青年道:“哥,就是那个黑衣哥哥让我替他保管丹药的。”

“哦?”黑衣青年肩膀一耸,“我可是一直在陪叶新修炼,根本没来过这里,xiǎo妹妹不能乱説啊。”

夜天寻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冰冷的盯着叶新,叶新也是冷冷回望,两人的目光相对,隐约碰撞出火光。

“叶新,又是你在捣鬼!”夜天寻怒道。

“呵。”叶新讥笑一声,“你可真是不可理喻,妹妹偷东西,哥哥血口喷人,你们夜家没一个好东西。”

“你!”夜天寻感到极大的羞辱,他双腿猛蹬地面,如幻影般腾到空中,脊梁绷紧成满弓状,右手猛然成拳,那看似瘦弱的右臂上顿时蠕出强健的肌肉,带着凌厉的气势打向叶新的后背。

夜天寻竟是直接选择动手!

然而就当夜天寻即将打中叶新时,却见其如鬼魅般一动,右腿一抬,如幻如风,直接扫中空中的夜天寻。

嘭!

仿佛一股千钧之力撞击到夜天寻腹部,他瞬间就被击飞,撞在附近一棵大树上。背脊处传来强烈的酸麻痛意,险些让他昏迷过去。

咚!

夜天寻撞在树身上的那一刻,叶新瞬间一动,直接用剑鞘狠狠抵住他的喉部,宛如将其钉在树身上。

剑鞘端将夜天寻的喉部压出一个明显的凹陷,夜天寻感到呼吸困难,完全説不出话,只是双手下意识紧紧抓着剑鞘。

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总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南充妇科
玉林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