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神武第六百五十八章荒外小村

2020-01-24 19:1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神武 第六百五十八章 荒外小村

“你、还好么?”

听着那轻柔的细语,陈恒不禁微微一愣。

她住唤我,就是为了问这个?

心中这般想,陈恒却还是很认真地diǎn了diǎn头,道:“几个月时间,説长不长,只是回去巩固一下修为,也谈不上好与坏。”

几个月不见,沈灵霜身上清冷的气息又浓郁了许多,只不过站在陈恒面前,她反而收敛了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恒在她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丝激动。

沈灵霜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话之人,叫住陈恒,只因为再见之后他们还未曾交流过,便下意识唤住了,但现在却又不知道该説什么好。

陈恒心中不明其意,以为沈灵霜有什么难以启齿之事,便耐心地等待着,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不过,既然是她唤住了陈恒,也不好意思沉默太久,没话找话地道:“真武剑宗的事,我已经听説了,封山十年,你有什么打算吗?”

陈恒微微一愣,他还真没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在下山的时候,穆老让他外出历练,所以只是走到哪算哪而已。

沉吟了一下,陈恒开口道:“对我们修者而言,十年也算不上长,我想到处游历一下,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

听陈恒这么一説,沈灵霜便明白,陈恒是没地方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道:“如果有时间,不妨到仙剑门走走。”

陈恒再次一怔,而后diǎn了diǎn头,道:“早闻仙剑山钟灵毓秀,早就想去见识一下了,此次邪魔一事处理完之后,定然到仙剑门作客,到时候可别不欢迎啊。”

“怎么会呢?”沈灵霜露出一丝微笑,看了看天边,其他人都已经走远了,这才道:“席应是个瑕疵比报的人,你要xiǎo心一diǎn儿。”

“我明白。”陈恒微微diǎn头,道:“当初在蓬莱岛没能杀了他,后面的事早有所料。放心吧,当初我就没输给他,现在他更没有机会了。”

沈灵霜有一搭没一搭与他説着一些无关痛痒之事,让陈恒心中很是奇怪,又聊了几句之后,陈恒无奈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説的,我们也算共历过生死的了,应该没什么需要避讳的吧?”

听陈恒这么説,沈灵霜反而微微一愣,似乎有些错愕,而后像是想到什么,俏脸难得的红了一下,低头道:“你跟席应的事,毕竟因我而起,我觉得有些对不住你。”

陈恒摇了摇头,认真道:“你根本没必要这么想,在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好朋友。我知道你很烦他,身为朋友,由我为你出面不是很好么?这件事你也不用多想了,虽然你是女子,不过这次排位战,我可不会让你的哦。他们已经走远了,我们也动身吧。”

沈灵霜diǎn了diǎn头,也没真把陈恒后面那句话当真,只是再次叮嘱他xiǎo心一diǎn儿,便不再多留,寻了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陈恒目光平静,目送着那如同仙女一般的身形迅速消失在尽头,这才回过神来,摸了摸鼻子,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嘿嘿,少爷,那xiǎo妞分明对您有意思,怎么不留住她呢?我想,她一定会很乐意的。”

心血石内,传来猪大壮嘿嘿的怪笑声,语气中极尽调侃。

陈恒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是不是我最近没收拾你,皮痒了是不?竟然敢拿我来开玩笑。”

陈恒的性格早就被猪大壮摸透了,闻言也不害怕,反而嘿嘿笑道:“少爷,其实老猪觉得她真不错了,按照你们人类的标准来看,除了性子冷一diǎn之外,其他地方都挺完美的,难道您一diǎn儿都不动心么?”

“再説了,她是先天剑体,天赋也一diǎn儿都不比您差,做老猪的少奶奶,老猪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越説越离谱了!”陈恒脸色一板,道:“你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如多花diǎn时间修炼。以你现在的能力,能帮上我的地方越来越少了,xiǎo心哪天用不上了,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做成红烧乳猪来下酒。”

听陈恒这么一説,猪大壮顿时面色大变,连忙道:“别,老猪错了,少爷您千万别生气,老猪这就修炼去!”

説完,连气息都完全收敛起来了,似乎真担心陈恒一个恼羞成怒,将它用来红烧了。

陈恒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早已经不是刚刚出道的初哥了,沈灵霜对他有好感,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当然,沈灵霜对他也仅限于好感而已,要説多么深厚,那是不可能的。

陈恒如今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而且在他心里,一直隐隐约约有个身影在,对沈灵霜,他也确实只是当成知交好友而已。

所以刚才他对沈灵霜説的那些话,其实也是在暗示,至于以后如何,那就以后再説了。

收敛了一下心神,陈恒默默激发手心佛印,加大灵识感应力,以此寻找着出现魔气的方位,同时催动真武玉剑,化为一道流光迅速消失在天边。

……

蛮都域地域广袤,多有荒山野岭,人迹罕至之地。

不过人类的总数其实不少,只是野外多有强大蛮兽,非平民之力所能抗衡,所以大都聚居一处,以城为根据,阻拦蛮兽。

但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类根据地都有城池规模,一些凭借天险而守,少与外界接触的村子、族群也是不少。

蛮都域东北方一处不起眼之地,大片平原,少有山脉,方圆百里之内,蛮兽较少,所以其中也有一个规模不xiǎo的村子繁衍下来。

他们向来自给自足,种植良田,比起那些依山而建的城市,生活反而要好上不少。

只是近些年来,雨水渐少,逐渐形成干旱,土地干裂,收成越来越少,民众们生活也开始困苦起来。

这个村子,名为xiǎo石村。

“杀旱魃!”

“杀旱魃!!”

xiǎo石村外,数百民众聚集一处,围成一圈,一个个拿着柳条树枝不断高声呐喊着。

这些民众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几乎整个xiǎo石村所有村民都聚集在一起了。

他们一个个严谨肃穆,更有一些带着狠厉与怒意,随着每一声呐喊,手中的柳条、树枝便不断抽击而下,抽在身前圆圈的地面。

透过这些人影,他们所抽击的地面上,赫然摆放着数十具死尸,这些死尸有的已经化成骷髅,有的血肉刚刚腐化,散发着一阵阵恶臭。

每一道柳条抽下去,尸体上都会弹射起一些灰尘,或骨灰。

众人围拢的不远处,是一座座坟墓,而那些坟都已经被掘开,他们抽打的尸体,赫然是从这些坟墓里面掘出来的。

而这里,也是xiǎo石村历代以来逝去的先人墓地。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做出如此过激的事情?这件事,也只有xiǎo石村的村民们自己知晓。

“杀旱魃!”

“杀旱魃!”

一声声厉喝,一次次抽击,先人尸首被他们抽打得体无完肤,已经化成枯骨的,在这不住抽打之下纷纷散架,年代久远的更是直接化成粉末。

而那些还没完全腐化的,也在这一次次抽打之下,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xiǎo石村的村民,面对自己先人尸首,就像面对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没有一个眼中露出一丝迟疑的,甚至一个个都是拼了命猛抽,生怕抽打的力道比别人xiǎo了。

“住手,住手!”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不远处疾驰而来,同时传来了急切与愤怒的呼喊着。

听到声音,那些村民愣了一下,皆回过头看去。

那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相貌端正,只是略有些瘦xiǎo,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青光,几个起落就已经奔了过来。

从他的动作来看,明显是修炼过的,眼中神色与他的声音一样,急切与愤怒。

这些村民自然都只是普通人,见有修士前来不禁一愣,明显没料到他们这种荒野xiǎo村竟然还会出现修士。

愣归愣,他们手中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依旧狠抽着地面先人尸骨。

“住手,你们疯了么?”

少年修士见此,眼中怒气更甚,一个闪身就从人群中钻了过去,冲到了那些尸骨中。

淡淡的青光升腾,比一开始凝实了许多,双手连连挥动,阻挡着一条条树枝抽击。

那些柳条树枝抽打在少年修士身上的青光,传来一阵“啪啪”响,虽然光芒波动得很是厉害,倒也勉强将这些抽打给挡住了。

只不过,这少年修士实力明显还弱,面对几十上百道抽击同时落下,抵挡得很是艰难。

前面的抽击刚刚挡住,后面那些又相继落了下来,由于他突然间蹿过来,那些村民一时间也收不住手,又是一批抽击落下,少年修士身上的光芒终于破碎,身上也着实被抽打了好几下。

只是一下子,他身上便多了十数道血痕,在没有灵力护体的情况下,衣服直接破裂,血痕中甚至有丝丝鲜血渗了出来,由此可见,刚才那些村民们抽打得多狠了。

“你是什么人?少多管闲事!”

众村民此时才总算是收住手,面对一名年轻修士,他们自然不会畏惧,反而怒视着他。

成都送子鸟医院在线挂号
广州市番禺区新造医院
辽宁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临沂著名牛皮癣医院
安徽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