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700章 滚出去

2019-12-04 03:23: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700章 滚出去

此刻的纳兰紫霜,已经完全和琼罗帝尊的身体融为一体。说不上是谁融合了谁,但两个身体已经全部合二为一。乳白色的光团如同白色茧,此刻已经离开了床帏,飘浮在大厅的顶部,缓缓的旋转着。闪耀着光华的白色粉末,随着光茧的旋转,呈螺旋状从空中散落。

这个时候,张南已经不再有一丝一毫怀疑琼罗帝尊的诚意。

系统扫描看不透琼罗帝尊,但能看透纳兰紫霜。

从传承仪式开始,纳兰紫霜身体的没有任何不妥。只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再壮大她的肉身和血脉。现在的纳兰紫霜,已然突破了先天境,达成五境造化。而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粉末,是帝尊金身上面的,是琼罗帝尊的骨灰。

帝尊金身能保存在现在,全仰仗里面的力量。而现在所有的力量都被灌入纳兰紫霜身体之内,金身便不再是金身,而是普通的骸骨。失去那些力量庇护,骸骨自行腐朽风华,变成骨灰散落。

到了最后,纳兰紫霜的身体在光团里清晰起来,帝尊金身则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小片星云似的物质,还飘在纳兰紫霜身前。

而琼罗妖王们,也刚好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大门轰隆一声响,猛的分向两边。几乎在门开的瞬间,七大妖王便疾风般的闪进屋内。

进来的时候,一众妖王是气势汹汹。可等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个却都是吓的不清。

“老祖宗显灵了?!”

不知是哪个妖王惊叫了一嗓子,七大妖王瞬间都惊恐的跪了下去。

一般来说,在妖魔心目中,祖先固然要敬,却不一定回畏。强者为王,后辈未必就弱了先辈。只是琼罗一族,却是一个特殊的妖魔群体。掌权的妖王们,境界修为全是仰仗帝尊金身,仰仗先祖的庇佑。一群妖魔二代,老祖宗对他们的意义,远远高于其他妖魔。

他们闯进来,只是怕帝尊金身有失,没了祖宗庇护。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对老祖宗的敬畏。

见到帝尊金身飘浮起来,产生从没有过的变故。他们的第一反应,便是他们的行为,惹先祖震怒了。

妖王们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而纳兰紫霜此时也恢复了意识,看到下面的情况,也有些茫然无措。

“老祖宗,您……”

等了一会,妖王们胆子稍微大了一些,纷纷小心的抬起头,想看看帝尊金身发生了什么。

张南这时候可有点着急了

他是真没想到,妖王们竟然真闯了进来。

此时那一团光茧已经淡化很多,以妖王们的目力,只要认真看两眼,便不难看出光茧里裹着的是纳兰紫霜。而帝尊金身,不见了。待到那时,妖王们会有怎样的反应,便不难想象了。

帝尊金身的力量刚刚被纳兰紫霜吸收,那我琼罗帝尊意识似乎还有残留,但想必这时也做不了什么。一旦妖王们暴起发难,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就在张南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纳兰紫霜突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

“混蛋!!!!”

张南都被这一嗓子吓一跳,七大妖王更不用说了。

七大妖王刚想抬头,听得这一声吼,吓的是魂飞魄散,猛的又把头给低了下去。两个动作大的,竟然梆的一声磕在地板上,生生把黄金的地板砖都砸裂。

“老祖宗息怒,老祖宗息怒……”

大罗惶恐道:“我们只是……”

“滚出去!!”纳兰紫霜再度怒吼。

“是,是……”大罗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与其他几个妖王狼狈的退了出去。在退出的同时,更是很乖巧的把门也关上了。

张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十分的惊讶,没想到纳兰紫霜会如此的机智。可等张南把视线转过去,才发现纳兰紫霜是真的生气了。

或是因为传承仪式的关系,纳兰紫霜的面具碎裂,露出本来的容颜。在那张美丽的面庞上,愤怒的情绪一览无遗。牙关紧紧咬合,两只眼几乎在冒火似的。顺着纳兰紫霜的目光望去,张南才知道这姑娘为什么发怒。

琼罗帝尊完成传承之后,金身化作骨灰散落,在地下刚好聚成了一小堆。可妖王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带起的劲风,将那堆骨灰吹散了。

虽然琼罗帝尊说不算纳兰紫霜的师父,可毕竟将一身所学尽数交付。在纳兰紫霜心中,早已把对方当初如师如母的存在。况且就算这些都没有,琼罗帝尊那也是纳兰紫霜的偶像。眼见偶像的骨灰被吹散,焉能不怒。

几大妖王心中本来对老祖宗就满是敬畏,见到显灵本已是胆战心惊。听得女声呵斥,自然本能的当做是老祖宗发怒。能够站在退出去而不是真的滚出去,已经算是几大妖王有骨气了。

纳兰紫霜胸口剧烈起伏着,缓缓降下身形,稳了稳情绪,取出一块手帕,一点点收敛地上的骨灰。

“傻孩子,无碍的。”琼罗帝尊的意识再度开口。

与先前相比,琼罗帝尊的声音明显虚弱许多,但也多出几分温情。

“你吸收我的力量,突破了境界,这点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切记,在掌握造化境的武决功法,完全掌控你的血脉力量之前,不要轻易再度破境。神农血脉很强大,你慢慢领悟。有你身边的那位强者在,我相信你的成就不会弱于我……”

琼罗帝尊的意识很快便会消失,这番话说给纳兰紫霜的同时,也是说给张南听,颇有点托孤的意味。换个性情点的,说不得就会冒出来讲两句。不过张大先生腹黑惯了,在手环里依然默不作声。

那可是个几千年的老妖婆,不是闹着玩的。托付的事情他肯定会办,但凡事能留一手还是要留一手比较好。

琼罗帝尊等了片刻,除了纳兰紫霜的抽泣外,没有其他任何动静。自嘲的笑了下,再度对纳兰紫霜道:“我和闻人的理想,不需一定完成,你只需尽力去做便是。若是有可能的话,能和闻人同回他的祖地,我便满足了。”

纳兰紫霜哽咽道。“师尊放心,我一定把您和闻人先生送回去。”

“这件事也没你想那么简单。”琼罗帝尊叹了口气,没再纠正纳兰紫霜的称呼,道:

“闻人当初和我在一起,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并为此舍弃名字。他说姓氏是祖宗赐予,没有谁有权利剥夺。故此将名字还给父母,只保留姓氏来妖州与我相聚。你若去穹州,即便能隐藏妖魔身份,也会困难重重。若是不能为,便在穹州寻一风景秀丽之所,将我们合葬即可。”

纳兰紫霜擦了擦眼泪,坚定道:“师父放心,紫霜定不负所托。”

张南暗自感慨。

老妖婆就是老妖婆,虽然说这些话像是出自真心,但阴差阳错正中纳兰紫霜的死穴。越是让纳兰紫霜别勉强,这姑娘越是会拼了命去做。不过倒也无妨,东帝穹州肯定要去的。一块肉是错,两块肉也是炖,正好一勺烩。

琼罗帝尊似乎还想交代些什么,只是她的时间却没有那么多。那团星光似意识残留,渐渐彻底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在琼罗帝尊意识消失的同时,神女殿似乎也发生了变化。整座大殿,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在轰隆隆的声响当中,墙壁开裂,地面塌陷……

神女殿,是真的要塌了。

成都风湿病医院
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泸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广州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泰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