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1岁幼儿阴囊头颅等部位被扎6支钢针组图

2019-11-08 15:12: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岁幼儿阴囊头颅等部位被扎6支钢针(组图)

照片中,6支钢针触目惊心。

被人扎下6支钢针的小宇坐在妈妈的怀里,一脸天真,他完全没有感受到父母的悲伤。

本版撰文 时报 张灵 通讯员 陈起坤 李绍斌 本版摄影 时报 黄立科 任传富

广州市花都区一名1岁的幼儿——小宇,日前竟发现体内被扎进6支缝纫针!其中,胸腔两支、阴囊内两支、头颅内一支、腹腔大动脉旁一支。

究竟是谁向无辜的孩子下了毒手呢?

在病房里,见到小宇和他的父母。小宇在去年4月份出生。父母唐先生和刘女士是贵州玉屏的农民。去年12月份,他们带着小宇到花都区狮岭镇冯村西头村新林庄一个手袋厂打工。今年5月初,小宇奶奶从贵州老家赶到广州专职照顾小宇。6月初的一天早上,他们突然发现小宇前胸红肿……

送院检查发现两针 起初怀疑孩子误吞

刘女士说,小宇平时晚上还算安静。5月28日左右,连续三四个晚上,小宇都闹得厉害,哭得满身是汗;喂奶后停一阵,但隔一会又哭。工友说是缺钙,于是夫妻买了肉、鱼炖汤,但小宇都不怎么吃,胃口明显降低。

直到6月2日早上,他们发现小宇前胸红肿、发紫之后,夫妻再也坐不下去了,赶紧将孩子送到狮岭医院。B超扫描显示:小宇的胸腔内有闪光异物。于是,医院建议小宇父母到广州市儿童医院就诊。

刘女士说:“医生竟然说,我小孩的胸腔内有两根针,前胸处能摸到的长形硬物就是针。打死我都不敢相信针在我小孩体内。我们猜测会不会是他玩耍时吞进去的。”由于取出针需要开胸手术,医院建议小宇转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再检查又见三支 扎进腹腔和阴囊

小宇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胸外科住院部,等待手术。副主任医师顾勇介绍,初步确定小宇的胸腔内有两支针,一支在接近前胸表皮,手指可以触摸到一条3厘米长的硬物即是;另外一支在后背处胸腔内脊柱右侧。顾勇教授说,手术还是比较简单,做一个小切口进入胸腔将针取出即可。

本来,顾勇准备在几天内就对小宇实施手术。为了完全确定针的位置,和保证针在体内会不会游走移动,顾勇让小宇做胸透和X线检查——“检查时孩子自己突然动了一下,部位就移动到腹腔,我吓了一跳,看到3根与胸腔内的针形状完全一样的异物在腹腔和阴囊里!”检查医生和顾勇教授仔细一看,才发现小宇的阴囊右侧还被扎了两支,下腔静脉大血管旁边一支。

顾勇说:“这个时候我对‘偶然吞下去’的推断持怀疑态度。这实在是恶劣!”

在小宇的X光照片里清晰地看到,针大概有3厘米长,阴囊和腹腔里的两支针能完全看到穿线孔,和缝纫针的形状、长短一模一样。

“变态剧情”提醒医生 脑部扫描发现第6针

在发现另外3支针后,为了顾及儿童用药的特殊性,顾勇想将小宇转到小儿外科——“小儿外科的医生得知如此恶性后,不知谁说,电视剧里还见过有些变态、残忍的人向别人头颅里扎针呢。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又去给小宇做脑部X线扫描,更把我吓了一跳,孩子的头颅里也有1支!在脑部正中间成垂直状。我实在没想到为什么事件会这么恶劣,从医多年,这是第一次遇到。”

同时,顾勇还意外发现小宇左大腿骨股下端有陈旧性骨折。于是,顾勇教授立刻报警,小宇父母也在花都区报了警。

胸腔针有移动

据顾勇介绍,全院小儿外科、泌尿外科、胃肠外科、血管外科、麻醉科、放射科、胸外科专家6月14日全天在会诊。

每天上午,胸外科主任罗红鹤教授、学科带头人钟佛添教授都与医生们讨论该从那里先下手。为了减少对孩子身体的伤害和降低费用,考虑分两次将小宇体内的针取出。胸腔、腹腔、阴囊的针一次性手术完成,脑部手术单独做。

医生认为,手术必须尽快做,从相隔2天照的X光片里看到,胸腔的针有移动,顾勇教授说,“我们不能保证手术能将针全部取出,万一动脉旁的针插在动脉内,有可能随着血液流动,难以找到。如果扎破血管造成感染会引起大出血。”

顾勇还说,小宇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受到近30次的放射线污染。

手术时间定于明日,几个科室将同时做手术。小宇父母都是外来工,目前手术至少需要2万~3万元,目前手术费一分没有。刘女士说:“我希望好心人能帮助我们。”

谁下毒手

没陌生人抱过孩子

小宇的母亲刘上珍说,他们吃住都在厂里,有时候她会背着小宇做工,如果小宇睡着了,就将他放到隔壁家里的床上,他们做工时也能看到睡觉的小宇。

在花都区西头村新林庄小宇父母住的屋子里看到。小宇睡觉的起居屋是其中一个小间,只有一个门可以进入,但是中间隔了一堵四五米高的墙,隔墙没有连到屋顶,能够轻易翻到小宇的屋。

“我们一般不出门,与周围的本地人也不认识,没有交往。”刘女士说,小宇的奶奶5月8日才到广州,专门照顾小宇。小宇还小,陌生人抱过去他就哭,也不让奶奶抱。小宇奶奶说,他爷爷在四个月前来广州一个星期,将小宇抱到大伯家住过两晚。其余基本上没有陌生人抱过他。

诡异针盒,发现后被扔掉

得知小宇的病情之后,万般不解的唐先生和太太回到花都家中,到处寻找可疑物品——“在我们睡觉的屋里,竟然发现了一盒缝纫针,针盒看起来是新的。能装20支左右的针盒里,只剩下2支缝纫针。但是我们从没有买过。”

刘女士说,这是目前为止能找到的唯一与此有关的东西了,“看到这个东西我们就害怕,觉得不祥,他老爸就将针盒扔了。”

唐先生说,一家人都不知道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屋子里的,只是在小宇出事后,才注意到了针盒。

附近没发生过类似事件

在花都狮岭镇,小宇的大伯告诉,这个工房的人都是小宇父亲找来的:“一个是我们的堂弟,另一个也是一个家族的人,其他两个是一对情侣,也是与我们同村的。”

小宇出事之后,工厂现在也停工了,几个同乡在狮岭皮具城旁暂时找个工厂在干。致电唐先生的堂弟阿元(化名),他说:“他(唐先生)为人处事都挺好的,平时也高高兴兴,没得罪过什么人。小宇妈妈对人说话也都挺有水平,没听说过与他们与什么人争吵过。”

在小宇父母报警的狮岭派出所军田警务室,一位姓邓的民警告诉,目前案件还没有进展,需要等小宇父母从广州回去之后再录口供调查。该民警表示,这么恶劣的事件在附近从没见过,自己也没遇到过。

(:王 莉)

亲子乐园
黄金
秦汉三国
分享到: